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资讯 >

如意芳菲全文免费阅读(傅容徐晋)完结版阅读

发表时间:2020-10-27 16:56     编辑:流行小说
如意芳菲

如意芳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不容错过的优质作品,力荐!

作者:徐晋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古代言情
立即阅读

《如意芳菲》 小说介绍

《如意芳菲》是徐晋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,主角傅容徐晋的剧情跌宕起伏。小说精彩章节推荐: 一直到暑气散了,秋风凉了,郡王府那边也没有传出欲与傅家结亲的风声。傅容真正地放下了心。上辈子徐晏都能劝服郡王爷答应两人和离,这次拒绝提亲,只会更容易。轻松了,傅容开始帮母亲筹备中秋团圆宴。这是傅宛出嫁前

《如意芳菲》 第77章 免费试读

一直到暑气散了,秋风凉了,郡王府那边也没有传出欲与傅家结亲的风声。
傅容真正地放下了心。
上辈子徐晏都能劝服郡王爷答应两人和离,这次拒绝提亲,只会更容易。
轻松了,傅容开始帮母亲筹备中秋团圆宴。
这是傅宛出嫁前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中秋,往后逢年过节都要跟梁家人一起过,乔氏心中不舍,想要好好热闹一回,专门定了冀州最红的戏班子来家里唱戏。傅容也难得的乖乖跟在母亲身边,插手每一件事的准备,从下人差事分配到检查采办回来的器物菜肉茶果,面面俱到。
傅品言十分欣慰,同妻子夸赞次女:“今年咱们浓浓懂事了不少。”
乔氏靠在丈夫怀里轻声感慨:“是啊,从小到大一直有哥哥姐姐护着,她只管撒娇贪玩,现在哥哥在外面,姐姐要嫁人了,往后家里她就是最大的,肯定要摆出三姐姐的谱啊,要不怎么管教弟弟妹妹?”
妻子柔声细语,傅品言静静地听着,脑海里是几个孩子小时候的模样。现在孩子大了,懂事了,小的时候其实跟旁人家的娃子们一样,也常常争吵拌嘴,将妻子气得够呛。
“这些年辛苦你了。”傅品言由衷地道,“若不是你,我在外面也没法安心经营。”
他的素娘,是真正的贤妻良母。
乔氏仰头看他:“你是我丈夫,正堂他们是我的孩子,我照顾你们乐在其中,谈何辛苦?”
傅品言回望妻子,什么都没说,低头亲了上去。
十四这日下午,傅宸梁通二人风尘仆仆赶了回来。
中秋佳节,朝廷给官员放了三日假,少年郎骑术高超快马加鞭,来回方便,不像女眷行路缓慢。
一家人都高兴坏了,聚在厅堂里寒暄。
“梁大哥,你不着急回家吗?”傅容陪官哥儿翻看两人带回来的礼物,不忘打趣梁通。
两月不见,梁通又壮实了不少,却跟以前一样不习惯准小姨子的调侃,晒成古铜色的脸庞在傅家一家人的注视下罕见地露出了浅红,像喝醉了酒般,尴尬小/情/诗/团/队/推/文/整/理回道:“我们从东城门进来的,顺路过来拜见伯父伯母,看看官哥儿,这就走,这就走。”
傅容低头偷笑。
傅宣也别开了眼。
只有官哥儿什么都不懂,听见大哥哥说要走,从一堆礼物中间抬起头,懂事地朝梁通挥手。
人家都挥手送人了,梁通再没理由磨蹭,正式跟傅品言夫妻告辞。
乔氏特别喜欢这个憨厚的傻女婿,送他出门时邀请道:“明晚家里请了戏班子,吃完饭少渠带映芳过来玩吧,人多才热闹。”
梁通大喜,一口应下。
众人目送他上马离去,往回走时,傅容拉着傅宸故意落后几步,小声打听道:“哥哥,你有没有找吴白起的麻烦?”
提到这个傅宸就来气:“我倒是想找他麻烦,可他在家里关着,下个月才能出来。”
他也真敬佩吴老侯爷,像这种小孩子欺负人的玩闹,一般人家也就是随口说说,关上几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了,吴老侯爷竟然动了真格的,听说把客房的窗户都定死了,只管给吴白起送一日三餐。
傅容幸灾乐祸地笑:“好啊好啊,这样罚他,比哥哥打一顿还叫他难受的。”
傅宸点头附和。
傅容又问他在金吾卫过得如何,有没有人刻意刁难。
傅宸好笑道:“谁会为难我?浓浓在家安心照顾弟弟吧,哥哥不用你惦记。”
非但没有人刁难,自从太子当众夸过他之后,还有人刻意巴结他,连他上头的总旗百户同他相处时都客气三分,青睐有加。傅定得知后,提醒他不要跟太子走得太近,这个傅宸知道,他是侍卫,是皇上的侍卫,只能忠于皇上一人,跟太子这个半君联系紧密,那是自毁前程。
但是这些,妹妹不需要知道。
转而提起傅宝,“四妹妹让我传话给你,说她九月会跟大伯母她们一起过来送嫁,让你等她。”
他一派轻松随意的态度,傅容料想徐晋没小气到因为两人断了便找她亲人麻烦,越发安心了。
第二天过节,乔氏亲自去请柳如意到自家吃团圆饭,柳如意再三婉拒:“这么多年我都是跟顾娘子还有几个伙计一起过的,今年我有了亲人便丢下他们,岂不是更显得他们可怜?妹妹快回去吧,团圆饭我就不吃了,晚上我跟顾娘子去你们家看戏成不?”
乔氏说不过她,无功而返。
全家团聚,傅容过得挺开心的。
晚饭后跑到海棠坞去找傅宛:“姐姐你躲起来做什么啊?走了,一起看戏去,娘专门为你请的,少了你怎么成。”
傅宛怕妹妹来烦,都钻到被窝里了,学妹妹撒谎:“我不大舒服,妹妹替我跟娘说一声。”
傅容撒谎的本事都炉火纯青了,这样拙劣的借口哪骗得了她,凑到傅宛耳边说悄悄话:“刚刚我遇到姐夫了,他说带了礼物回来想亲手送给你,你不答应他就去咱们家墙根下站一晚上。”
傅宛不信,背对妹妹不说话,脸儿通红。
傅容知道姐姐心软,起身道:“算了,我不管了,反正我只管带话,姐夫傻站一晚也是他活该,谁叫他一肚子坏水呢,哪有婚前想偷偷见面的。对了姐姐,他在咱们家花园那颗百年老槐树下等你呢,你想劝他走的话,自己跟他说去吧,记得叫上白汀跟着啊。”
她能做的都做了,安心去看戏。
傅宛一颗心却是七上八下的。
她不想见梁通,又怕他一根筋真的站一晚上,坐起来又躲进被子,直到外面唱戏声悠悠传了过来,她望着窗外听了会儿,叹息一声,起床穿衣,领着白汀去了花园。
老槐树跟戏台在相反的方向,附近清幽极了,皎皎月色下,花树扶疏。走得近了,远远瞧见梁通呆呆地靠着树干,望着月亮不知在想什么,傅宛咬咬唇,回头对白汀道:“你在这边守着,我去跟他说几句话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白汀忍着笑意,低头应是,将手中灯笼递了过去。
傅宛摇摇头:“你拿着吧,我看得清。”
言罢慢慢往前走。
白汀目送她,等她看见树下的男人陡然站直了身子,傻乎乎望着自家姑娘走近时,识趣地躲到了花丛之后。
“宛宛……”梁通紧张地手心冒汗,低头看停在他身前好几步的姑娘。她站在树荫里,月光照不到,昏昏暗暗的,也能看清大致模样。长发松松挽起,除了定发的玉簪再无其他首饰,但她生得美,这样简单的装扮,也够他看痴了的。
傅宛不想听他这样叫她,太过亲密了,听得她身上起小疙瘩。眼看梁通要走过来,她又退后几步,小声道:“你要送我什么?给我,然后去那边看戏吧。”
他既然要送,她不收他多半还会继续纠缠,傅宛只想拿了礼物便走,早点结束这次私会。
梁通只听见前半句话了,连忙从怀里摸出一根海棠花红玉簪子,“这是我在凤来仪看到的,还有别的花样,正堂说你喜欢海棠花,我就选了这根,宛宛你看看,喜欢吗?”趁着送礼物的机会,大步走到她身前。
这回傅宛就不好后退了,别开眼抬起手,去接礼物。
梁通看着那纤纤小手,慢慢将簪子放了上去,快放稳时,壮着胆子攥住了姑娘的手。
“你……”
像是料到她会反对,反正都是冒犯,梁通一把将小姑娘抱到怀里,低头看她:“宛宛,咱们的宅子已经买好了,等你搬过去后,咱们在院子里种圈海棠树好不好?春天花开了,让你看个够。”
咱们的宅子……
想到下个月就要嫁给他,傅宛脸上发烫,低头推他:“你先放开我!”
她个子高挑,跟傅容站在一起是大姐姐样,到了梁通怀里,那就是小鸟依人了,身子娇,声音也娇,无论是推搡还是娇斥,都让未曾尝过感情滋味儿的男人舍不得松手。一个紧抱不放,一个羞恼挣扎,不知不觉呼吸就乱了。
“宛宛,真想今晚就跟你成亲!”
温香暖玉在怀,梁通再也忍不住,转身将未婚妻压到树干上,笨拙地亲了上去。
亲了一刻钟,换来一个巴掌。
看着未婚妻狼狈逃跑的身影,梁通靠到树上,摸摸脸庞再舔舔嘴唇,满足地笑了。
原来她的味道那么好,别说一个巴掌,再来一巴掌他也愿意把脸送过去。
一个人回味了会儿,想起傅宸的警告,梁通赶紧收起心猿意马,去戏台前与傅宸汇合。
傅容一直留意他呢,见梁通回来,算算时间,想到梁通应该没占到多大便宜,暗暗好笑。
几场戏结束,傅容跟父母一起出去送客。
“柳姨慢走,过两天我再去找你。”站在马车前,傅容笑着对柳如意道。
“快进去吧!”柳如意挥手告别,怕傅家人在门口逗留,她没再耽搁,坐稳后便吩咐车夫出发。
“走吧,咱们也回去睡了,明天再忙活。”乔氏一手牵一个女儿,同丈夫一起送傅容傅宣回房。
那边柳如意回到自己的房间,意外发现徐耀成坐在窗前。
她挺意外的。
跟了徐耀成快十五年,两个人每个月至少会见三四次,六月里徐耀成提出要替世子求娶傅容,可能是因为被世子拒绝失了颜面,这男人足足有两个月没有过来找她。
现在他竟然在中秋夜过来了,如此明显冷落郡王妃……
“不知王爷会来,在那边耽搁了会儿,还请王爷见谅。”
柳如意淡淡地道,旁若无人地转身脱衣。
“过来。”徐耀成低声吩咐,视线并未从窗外的明月上离开。
柳如意乖乖从命,见徐耀成拍了拍大腿,她也顺从地坐了上去。
徐耀成终于低头看她,“今晚过得可开心?”
柳如意愣了愣,诧异于他声音里陌生的温柔,可不等她回话,徐耀成便含住了她的唇。
月色如水,男人亦温柔似水,小心翼翼,再无从前的粗鲁。
但他没有多说一句话,等柳如意累得睡了过去,才亲亲她脸,穿衣离去。
次日柳如意醒来,回想昨晚徐耀成的异样,若非身上确实留有痕迹,几乎要误会那是她的梦了。
身上没力气,她懒懒地躺着,暗暗盘算铺子里这半个月的进账。
“东家,吃饭了。”
“进来吧。”想到最爱吃的小馄饨,柳如意披上外衣坐了起来。
小丫鬟笑盈盈进来,一边从食盒里往外取饭一边跟她念叨趣事:“今儿个李大娘那里的生意格外好,幸好我去得早,晚点就要排长队了,就这出来时还撞到了人,差点打翻东家的馄饨。”
柳如意深深吸了口饭香,笑她:“少贫嘴,准是你起晚了。”
小丫鬟不服,笑闹两句退到了外面。
柳如意笑着看她出去,望望院子里开满雪白花朵的玉簪,这才低头,舀起一只小馄饨轻轻吹。
吃了小半碗,腹部突然传来一阵绞痛,一阵一阵,似欲催魂。

如意芳菲
如意芳菲
徐晋/著| 古代言情| 连载中
《如意芳菲》是徐晋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,主角傅容徐晋的剧情跌宕起伏。小说精彩章节推荐: 上辈子傅容是肃王小妾,专房独宠,可惜肃王短命,她也在另觅新欢时重生了。傅容乐坏了,重生好啊,这回定要挑最好的男人嫁掉。谁料肃王突然缠了上来,动手动脚就算了,还想娶她当王妃?傅容真心不想嫁,她不怕他白日高冷晚上……,可她不想当寡妇啊。